【主日信息】孤兒與兒子的爭戰 2017.2.5(刘帆、江秀琴牧师)

【主日信息】孤兒與兒子的爭戰

2017.2.5

江秀琴牧师:我1月1号讲的我们当中的一个同工的见证,她是一个小家长。那天是1月第一个礼拜的主日,今天是2月第一个礼拜的主日,这一个月里面,这位女主角,神做工在她身上,以至于她的生命中的一个突破。我们请刘帆姊妹来为我们做见证:
 

A.     
如何脱离孤儿的心(刘帆)

a.      找出根源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们教会已经讲脱离孤儿的心已经讲了很久很久,我来这里比较久,我听道听到耳朵发沉,我也知道我有一个孤儿的心,但是怎么做呢?我的感觉,我没有办法脱离我的感觉。但是很感谢神,我来到这个教会,这个教会一直都帮助我如何脱离孤儿的心。
 
第一个我讲到,找出根源。我来教会之后,实际上有很多医治释放啊,伊万啊,实际上这些让我、帮助我找到根源,根源一般都是从原生家庭及成长过程受到的伤害。那我的家庭实际上看起来蛮幸福的一个家庭,我的爸爸在国内是一个高级工程师,我的妈妈是药剂师,上面有一个哥哥大我5岁。
 
我的父亲非常非常爱我,爱到一个程度别人形容叫“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但是他的爱是有条件的,他说“你只要成绩好,什么东西都做不好都没关系。女孩子不会做事没关系,发脾气没关系,你只要成绩好”,所以我就知道,这是他的爱的一个条件。
 
另外一个从我母亲的身上,我母亲非常爱我,但是我常常有一些困惑,因为我发现我母亲,在我比较小的时候,他跟我爸爸只要吵架,一生气,她转身就打我两巴掌,我也觉得糊里糊涂怎么被打,他好像对我爸爸说,你心疼她,我打她我就可以泄愤。还有一个,我知道我妈妈很爱我,但是有一个困惑我一直不明白,我大概两三岁的时候,我爸爸常常出差,我妈妈到晚上跟我哥哥吃宵夜,宵夜之前,总有一个人要打我两下,打了以后我糊里糊涂一哭,就睡觉,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
 
这件事不止发生一两次,所以即使我很小,还是记得,我就是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大了以后,我哥哥常常笑话我说你知道你很笨,谁打你你也不知道,而且每天打了你你就哭着睡着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能吃多少宵夜可以让一个母亲这样做?还有一个,我妈妈给我讲到说,她曾经想堕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直到我在22岁的那一年,有一个人出现在我生命中,他是我的亲生父亲。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一切的困惑,我有了解答。因为那个时候我的亲生父亲曾经是我妈妈的同事,因为我爸爸长期出差,他们晚上会在一起,这样我妈妈就怀上我。所以我父亲的出现,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错误,出生就是一个错误,我也问过江妈妈,有没有这样的事情?神不小心没看准,我就这样错误的降生在这个世界上面,所以当一个人错误的降生,我的价值在哪里?
 
我觉得我的生存毫无价值,所以,这样子我才会想到说,我的过去为什么那样被宠爱,但是,我从小到大,我一直非常小心翼翼地去讨好我的父母。我很害怕,他们会不要我、遗弃我。特别是我知道我爸爸很爱我,很看重的就是成绩,我就很想满足他任何的梦想。
 
我在八岁的时候,被选为湖北省中心体校游泳队,参加正规训练。我爸爸跟我讲他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进入职业队,然后被国家队看上,代表中国进入国际级比赛。他每天把所有报纸、杂志搞下来告诉我说,你要像他们一样,能够达到我的梦想。这样一来,我爸爸很爱我,但他的确在这上面有条件。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在中心体校训练的时候,我们每个星期有一个测验比赛,我比赛的时候我爸爸都去看,他对我的要求是只能进步,不能退步。每个星期的比赛,哪能都只有进步,没有退步?即使我在湖北省参加各样的比赛拿到冠军,他也跟我讲你只能拿到冠军,不能拿亚军。我只要有一点点失败,哪怕比赛的时候退步了0.000几秒,上来了以后,他就给我脸色看;如果我退的比较多,我看到他我就紧张,我有失常,他会当场骂我。“没有价值,你死了吧”,说了很多贬损的话,甚至有时候我从水里面爬起来,他当着很多人的面就打过来。
 
所以那时候我当时就觉得,在训练的过程当中,我的确被教练看为一个非常好的苗子,后来也的确进入职业队,进入广州军区的游泳队,后来又被八一游泳队看上,调到八一队游泳队,到了北京的确也被国家队的教练看上,实际上一个这样的苗子,不会被人捧,更多的会被教练骂。
 
我在训练的时候是很严厉、很严格的训练,动作没做对,上来也是被骂,教练也讲了很多贬损的话,说没有价值。当时我就知道,一个人活着大概真的只有有成就才有生存的价值,我一直想到,你要得到人的赞赏、得到肯定、得到爱,一定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你的表现,你的成就。
 
这样以后,我就来到教会,我会照样得把这样的思想模式带到教会,我对牧师很尊敬,但我更多的渴望就是要在这个地方要有价值,要被重用。的确在过去的一个传统教会里面我的牧师很喜欢我,因为我很会做事。我也的确在这个地方被重用,而且他也给我说了很多赞赏的话语。

当我来到慕主先锋教会的时候,我也有同样的期待,我刚刚来我是05年来到这个教会。我来的时候,我大概谁都不认识,只认识张伟,我进来之后,第一个主日,我带着我自闭症的孩子Harry进来。主日完了敏文牧师跟我讲,说我什么时候请你吃饭?我想终于被牧者青睐。我很高兴,后来我就跟她一起吃饭,我们讲了一些话,她问我在哪一个小家?我说我在张伟的小家,她说好那以后就由张伟来关怀你,我就不关怀了。我觉得很正常。

大概第二个星期,那个时候她带琴与炉的敬拜,每个星期三我都去参加她的琴与炉的敬拜,我就正面进来的时候跟她打招呼,她好像没看见就过去了,她很忙。我当时想说我上个星期跟她吃饭的时候,我说错什么话了?一直在想,一定是我说错了什么话,要不然她怎么会不理我呢?打招呼她不说话,后来试了第二次第三次之后,我发现她真的没看到我,就这样过去了。我研究这个我研究了两年,我就没有想到,我就想看看,她到底跟谁讲话?我就总结一个规律就是,我一定要到一个属灵的什么层次或者属灵的头衔?一定要有什么样的成就,她大概才能多看我一眼。有时候,我想没关系,反正我在这个教会久了,服侍久了,她的眼光一定也会看到我身上。

很多年过去了,这个事情没有发生。有时候,我就想,为什么教会也没有太重用我,大概我不太属灵。我们慕主先锋教会都是先锋,都非常追求非常属灵,我有追不上的感觉。我做事,也没有别人属灵。我想算了,放弃吧,就是这种感觉,我真的觉得,我也会有羞耻感,常常想到我自己的身世,觉得我本来出生就是一个错误,我还期待什么呢?一个出生都是一个错误的话,你还希望别人多看你几眼吗?我自己也开始有点放弃。

2.      尋求開啟


但是,我觉得来到这个教会,非常好的是神藉着心灵更新的时候,可人长老她来服侍我,她让我知道说,你出生的时候神在哪里?我看到一个异象,一个非常年轻很帅的、穿的衣服像俄国公爵的服装,祂站在婴儿室的外边,在那眺望说,你知道吗?我的女儿要出生了。祂一直就在那眺望,祂让我知道,你不管出生在哪一个家庭,你的原生家庭是什么,你要记住“你是从我而生的”,就像上面的经文所讲的,你所有的,你出生还没有度一日,都已经写在我的册上了,你所有的我都知道。那个时候就非常感动,我就开始知道脸上的帕子开始除去。但是说实在话,这些东西还在我的大脑,我心里还是没有办法接受。

特别是前一段时间我又开始进入一个低潮,我觉得这个教会,来到这里这么多年好像也没有被重用,这些牧师们还是很忙,也没有多看我一眼,我觉得也没有希望,加上我觉得在教会里好像也没有做多有价值的事情。甚至有时跟江妈妈分享一些,后来一想说很可能她也嫌我烦了,她旁边有那么多有才华,又非常属灵的弟兄姊妹,干嘛要把时间花在我的身上?

我就问神,我要离开去哪里?如果你不告诉我去哪里,我留在这个地方,你至少要告诉我,我的价值在哪里?

神给了我一个梦,江妈妈1月1号也讲了那个梦,那个梦回答了我的问题,因为我在那个家里很快乐,弟兄姐妹在一起很快乐,地上很多食物要分发出去。

有个姊妹跟我说:过来,我跟你讲个话。我问她是什么事情?她说:跟你讲敏文和Martina的事情,我说:他们没有时间关怀我,我都理解了,她们没有时间嘛。你是要讲这个吗?我就跟她往外走,外面天很黑。看到野兽,在林子里边,我就要往回走,她没有往回走。我回头一看,她已经变成了一头野兽。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梦都告诉我不能离开这个家,这个家是我的遮盖和保护,你只要跑到外面,你就可能被吞吃了。

而且1月1号的时候,江妈妈也讲了另外一个异象:好几年前,那个梦搞得我好累,我在梦里面的确有个警长追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阿艳。她追我就跑,跑到最后实在太累,跑不动了,不想跑了,投降好了。警长带了一堆警察,把那个地方包围了,有个警察向我走过来,我以为他要铐我,就把手给他,看着他很和善的样子,并没有想到他要铐我的。他铐了我一只手,拉着我往大楼里走,走到那里面他就不见了。我就到处乱看,我就看到里面的房间很亮,有一排排的床,非常整齐,像部队兵营,那个被子叠成小方块,床单洁白……看到门口,有一个姐姐在那洗衣服,我就跑到那里去坐着,她跟我闲聊。我就醒了。

跟江妈妈讲,江妈妈说:你一定要面对这件事情,是我和阿艳有一件小小的事情。
我常常在网上每个星期分享内在生活。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些新的人进来,我想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内在生活,所以,我就开始准备将一系列内在生活讲座。你觉得我会讲吗?当然不行啦。我是上过培训系统,把那里面的教师版的某些材料拿过来跟他们讲座。这些东西出现在网上,有十几讲。

她跟我讲:你每一讲我都看了,你哪一讲有20%或者30%、50%,你用了哪些是我们培训系统的教师版的东西,你把那一部分删除掉。当时我很不舒服,我想说,她很忙,以前跟她说话需要预约。我想,你哪有那么多时间,一篇一篇的看,能够分析出来我哪一篇用了多少?你在追查我?我当然拿下来了,我很生气。但是从我大脑里边我知道,她是尽她的职责,我有一些亏欠,我的确用了这个材料的时候,没有询问任何人,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现在她说了,我就把它拿下来。

3.      付諸行動

江妈妈要我面对,我觉得我没有什么要面对,她尽她的责任,后来也做到了她要做的,我也不恨他。过去我们的关系非常好,曾经是同工,我觉得我没有什么要面对的。过一段时间江妈妈又讲一次。一月一号,江妈妈在讲台上说,她给我提醒了三次,说实在,我真的需要神籍着这个梦,又藉着江妈妈在讲台上讲,我一定要有行动。所以,我就想到,说,我跟谁说,我回应你,我要去做,去面对。我首先想到敏文牧师,我跟敏文牧师不熟,我跟她讲话次数大概指头都数的过来,我不能跟她说:你好棒啊!就跑掉了,我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你是不是在诚意里对方会知道,我等候神的时候,问神说,我想面对,我也愿意去面对,但是你要告诉我怎么做?

最近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带在网上等候神,教大家如何与圣灵相交。你们过去学的新妇代祷课程你们知道是谁交的吗?我拿着就用,对不起,我又没有问你是否可以用,拿着就用,与圣灵相交的六步曲……讲了以后还很得意,然后就带大家等候神的时候。

等候神的时候,神突然感动说,你拿在手上教的是谁的材料?我说是敏文牧师的,神就在里面开启敏文牧师虽说没有个人关怀你,但她给你带来的祝福是很多很多的,而且,在那次等候神聚会让我想到:这几年来,敏文牧师对我的爱的表达的一些语言,送我小礼物……我从来不记得。我只记得她不跟我说话的时候,所以,那次等候神之后,我发现我原来是一个非常不知道感恩的人,我就写了一个很短小的EMAIL,把这些感动写下来。我跟神说,不管她有没有时间看,有没有时间回应我,但是我知道,我面对了,结果我交给你。这三天我没有收到回信,我后来跟神说,这我也交给你。三天后我收到回信,她说:我生病了,去南加州,陪江妈妈。

第二主日的时候,我要继续回应,主日之后我要拥抱他,不管她看见我,没有问她是不是在忙?而且敬拜的时候,她就在我旁边,她在看手机在做事情,我一下子去拥抱她,我忘记我说什么话了,她吓一跳。我跟她说,我只想拥抱她,当我去做的时候,我对她就不会有里面的紧张,或者有觉得她看不上我,开始下去了。

还有一件事,面对阿彦,她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打电话吗?写email 吗?神在里面开启说:你请她吃饭。给她说要请他吃饭。她那么忙,。我觉得我又不是他们分堂的会友,但是我跟她说请她吃饭,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我们约了时间在一起沟通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之前那么追查我?你不是没有时间吗?她就从头到尾告诉我,她说不是她做的,她底下有很多同工。具体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给我讲了一些细节,让我真的明白,原来我那个动作引起的,而造成领袖层里面那么多的不方便,他们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就为了我自己冲啊,杀啊,不管别人,我自己觉得蛮愧疚的。

当我跟她在一起沟通,讲了之后,我的心突然感到松了,是我看到了领袖、权柄很紧张,不是她们不想跟我打招呼,很大部分时间,权柄左边进来,我从右边走了,因为我看到他们紧张。有一次,在停车场远远地看到敏文牧师跟我打招呼,我装作没看见,溜掉了。对领袖我有一些紧张,谁喜欢紧张呢?溜掉比较轻松,这时候当我去做的时候,我发现紧张就出去了。然后我看到谁,就拥抱谁,被我拥抱过,敏文牧师,她在忙的时候,我去拥抱她,她吓一跳。昨天我跟江妈妈说,她会不会说我这个人老打扰她,我真的知道神,再藉着继续去做,按着祂心意继续去做,祂要做工在我的身上,我为什么来到这个家,后来开始明白,我来这个家不是来做事情的。因为在《以弗所书》里讲到在家中相互彼此在一起,在爱中,要建立自己,渐渐成长。原来我来这个家不是来干活的,是在这个地方让神作工在我的身上,让我真正从一个孤儿变成一个儿子。感谢主!

B江秀琴牧师分享

家人们你们听到这样的见证,会不会觉得心有戚戚焉?你是否觉得有些地方我跟她蛮像的,请举手一下。我觉得,应该全场大部分都有,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一个人,她小时候,爸爸对她疼爱到那样一个地步,可是,她说她里面很怕他爸爸;而且她的心一直想远远地离开她爸爸,她一直心思跟他距离很远,而且一直想远远地离开。那时候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再讲下去才明白,因为爸爸希望她出人头地,在学问,还有看她腿很长,应该游泳很好,希望她成为国家游泳代表队。所以这方面的期望很强,以至于在这方面给她带来极大的压力,也带来极大的羞辱,因为你只要一退步,你就会遭到贬损和打。这个是权柄带给她的感受。

还有一个是出身,在母腹里面,你想以她妈妈的心态,怀了个孩子,她的心情会怎么样?一定很讨厌,如果没有怀她多好,我现在怎么面对呢?我是否要把她赶快堕掉呢?所以这种胎儿在里面,很深地被拒绝、不被欢迎,而且害怕。你知道母亲怀孩子,她的心思所想的、她的情感所倾向的,孩子都领受到、都感受到。她是一个活的孩子,所以她都感受到,以至于她从小就常常在做噩梦,梦见听见周遭很多的声音都欢笑,可是她一直喊她妈妈,可是永远都找不到,她永远就是很孤单。这种东西,我一听就知道,是在母腹里的感受,被拒绝的感受,所以这种,你在幼儿时期里面的感受、思想的领受,那个都成为你的基本思想模式,成为你的站的根基。所以,她从小、从在母腹出生是站在什么根基上?不被欢迎、被人讨厌、被人想要除掉,很深的被拒绝。

所以当这样的一个思想模式、情感的感受,以至于整个情感感受是什么?是孤独,人家不要我。然后一个小孩子两三岁,莫名其妙地被打,哭了睡着。然后,妈妈跟哥哥在吃宵夜,笑得很开心。所以这些都成为她整个思想、情感的一个定下来的一个模式:我很孤独、我不被爱、我被人讨厌、我不受欢迎。

然后直到22岁,他的亲生爸爸出现,她亲生的爸爸也很爱她,带好多东西、好多礼物给她。但是,她恨他的亲生父亲,因为她觉得他的出现,使我平静的生活从此不再平静;他的出现,使我知道我的出生原来是个错误,带给我极大的羞耻感,所以她恨她的亲生父亲。那个羞耻感就一直在她的身上,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是私生子。所以,她十多年都不跟她的亲生父亲见面,一直到在美国结婚生子,等等的。

后来有一次,她跟我讲这个事情,她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对她说,我觉得神好爱你。给你两个父亲,而且两个父亲都这么爱你,你真的比别人还幸福,人家都只有一个父亲,而且有时候父亲,我们家还重男轻女,很多家都重男轻女的,那你不是、你是有两个父亲,两个父亲都对你情有独钟,对你特别的爱。可是,在她的心里面,她是对养父——想要远远地离开他,因为很怕他,她里面也爱他,但是她的情感就是跟他很有距离。因为我跟你在一起只感受到受压、被要求、被贬损,我必须达到怎么样,你才会高兴,否则我就是被骂。

这种感受,亲爱的家人们,你有没有?一定有的。我们要台上台下很有交流。因为我们现在是在家人的谈话。然后她对她的亲生父亲,亲生父亲爱她,但是她不会感受到爱,因为她从母腹里、从出生,整个的奠基下的思想模式、情感的模式,是一个不被欢迎、被拒绝、被讨厌、多余的。然后22岁发现,原来是个错误的出生。所以,这种被弃绝、被拒绝的根是很深的,以至于来到教会,这种对于权柄,基本上。。。。她说她从小整个成长过程就是一直在讨爸妈的喜欢,因为她觉得要去讨他们喜欢,我才会被爱,那个爱都是有条件的。因为我不够好,所以我要常常努力地去讨好他们。

还有里面的孤独。所以,亲爱的家人,你们明白了吗?我们讲到说孤儿基本上是个绝缘体。他跟人的关系、跟权柄的关系,基本上是站在一个我不被爱的根基,基本上是人不爱我的。所以孤儿的思想模式常常是很负面的,而且她说她从小就很会察言观色,看爸爸是不是在生气,怎样才能讨他高兴。她就是一直在察言观色。所以你进到教会,你也在察言观色。这个牧师有没有跟我打招呼?有没有喜欢我?孤儿只会记得人家(对自己的疏忽)。

其实敏文牧师也请过她吃饭,然后说你是张伟小家的,以后她会照顾你了。但是,我希望我们当中,有人听到之后不要说:敏文牧师怎么都没有请过我?敏文牧师从此可忙了,请不完的。一个家如果在那种比较的里面,敏文永远很难去please每个人;而且永远不够,please一个人,但这个人下个礼拜,敏文没有跟他打招呼,他马上又回到他本来的思想:你看她就是不爱我,我就是不够好、表现得不够好,马上又这样;但是其他人,又在期望着敏文牧师怎么都没有请我。但是一个个请过大家之后就会使大家高兴了吗?不会的。为什么?基本上是:我的安全感、我的自我认知、我是在寻求别人的眼光是不是喜欢我、肯定我;还是我早就从神的眼光,深知我是被喜悦的,我是蒙爱的儿子,我的价值、我的地位是多么地尊贵荣耀。

 

·         神的心意


诗139:13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诗139:14 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诗139:15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

诗139:16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注:或作“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诗139:17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

诗139:18 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

这一段圣经,把你出生的奥秘,你受造的奥秘讲出来。我们很多人觉得我的出生是个错误的、是个多余的,是我妈妈不小心怀了我,或者我妈妈错误地跟某个人怀了我,我在这个地上是多余的。这是我们在一个分辨善恶的世界里面,被撒旦所掌管的一个世界里面,我们的思想模式。但是神把我们受造的奥秘在圣经里面揭开给我们看。祂说:你的受造是很奇妙的,是可畏的。你说,怎么会呢?我是私生子。不是。

神说:你还没有成形的体质,我都看见了,你在母腹里面,我已经用我的爱在覆庇你。我把我的形象、我的样子吹在你的里面,你的身体,是我这样把你联络起来的。我的眼睛都看见了,看见你还没有成形的体质,我觉得甚好,甚好,我造你奇妙可畏。祂说,我向你所怀的意念,比海沙更多的意念,每一个意念都是非常宝贵。你这一生我都已经写在册上,定下这一生,我让你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这一生你会做比我道成肉身来到地上所做的更多、更荣耀,你会成为影响很多人的人。这是神说的。

亲爱的家人,你一定要把这话深深的背诵在你的里面,背进去,你永远不需要为你的出生、你的家世自卑。你为着你肉身的父亲的身世、母亲的身世,或者他们的性格,你永远不需要为这些自卑。神说:我来到地上,我为你死在十字架上,我重新生了你。我把你带进我属灵的家,在这个属灵的家我让你重生。

Born from above 从天上生下来,你是一个新的人,新人,而且,在我的爱的家,我要乳养你,我要乳养你成为我尊贵的王子,尊贵的王女。你一定要知道你不一样了。所以神给她一个异象,说你是我生的。神给她看见那个异象,她的父亲是尊贵的王,而且在外面看着她的出生,我的宝贝女儿要生出来。你是这么受欢迎的,你是在神计划里面生的。这是真实的,这才是真实的。地上的一切,是短暂的,是虚慌的,而且每一天,每一个历程,神说,其实,每一天每一个历程,都要成为你的冠冕。我要,借着你每一天所经历的,你看来是痛苦,但是借着这些痛苦经历,我要借着你成为很多人的祝福。

她看她自己,因为她被妈妈被爸爸骂、被教练骂,“去死好了,怎么这么没用”等等,这些,她都吸进来,小孩子成长过程当中,吸进权柄对她说的话。所以我们需要用神的话一直来洗净这一些在我们身上贴的标签,撕掉换成为神的标签,贴在我们的身上。

什么标签?我是神所喜悦的,我是神所喜悦的,我是神的宝贝儿子,你要常常在敬拜里面,去诉说出神说的话,让你每一个细胞都听进去。我跟你们讲这些,因为是我自己经历过来的。我觉得,你所有在母腹里就被拒绝受伤害,或者你成长过程,实在比别人遭遇更惨。我们听她的故事觉得很心疼,对不对?可是我觉得,神给每一个成长过程越被错误对待的、经历很悲惨的人,神给他的恩典都特别大。看她自己,觉得自己是私生子,自己做不好,自己是人家不太喜欢的,自己没有人家杰出。

可是我看她,我觉得神造得她很漂亮,而且是神给她一个很大的热情在她的里面,她的情感很丰富,神给她好棒的恩赐,一拿起笔就可以写文章,写得很快、很有感情、很丰富、很多产的作家,不像我写一篇文章都简直要我的命。神给她好多的恩赐,恩典,而且给她的身体特别好,体质特别好。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就会明白这个多么宝贵。可是那个体质很好的也就不会感激神。所以做神很难做,做父母很难做,作属灵很父母也很难做的,但是都值得。我们的神也说值得,为什么呢?

·         神報仇之日已經來到

因为报仇之日在我心中。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以赛亚书63章第四节)

今年是神报仇的日子,今年是耶稣说我要得回我教会的一年。今年神说要让全世界看见,当我得回我的教会,当我教会我的儿女们明白他们的身份,他们不再做孤儿,他们活过来了,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我是神的儿子,我是神的王女”。当他们醒悟过来的时候,你们全地的人都会看见我的王子,我的王女,多么的尊贵荣耀,充满了智慧、聪明、权柄、能力。你知道吗?今年是教会要兴起的一年。神说,我要报仇。仇敌呀,你压制我的儿女们几千年了,如今,是我报仇的日子,如今,是我报仇之年。我要得回,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

2017年,救赎我民之年,已经来到!你相信吗?今年从一开始神就对我们讲,It’s my turn. 我要得回我的家。我的家不再是孤儿之家了,我的家是一个众子显现之家。如果我们当中有今天第一次来到教会的,你一定要知道,你来到教会,教会称为永生神的家.你来到教会,教会就是孕育天国的王子王女的地方。教会不是俱乐部,教会不是来快快乐乐,吃吃喝喝而已。当然也很快乐,也有很多吃喝,但是最重要的是,教会要恢复你受造的意义。

就像刘帆刚刚说,当她知道她亲生父亲的时候,她就觉得我活着的意义何在?我是个错误。不!神说,那是仇敌的谎言,你的受造,我在你身上的每个意念,对你所怀的意念比海边的沙更多。你相信吗?我以前无法想象这节圣经,但现在我真的相信,神对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意念,是极美的。我们是他的梦想,我们是他的喜乐。他要把仇敌撒旦在伊甸园里面,所灌输给人的毒素,就是怀疑神的爱,“神岂是……?”怀疑神所说的话百分之百的绝对,怀疑神就是爱,祂对你是没有条件在爱你。

仇敌一直用这个谎言,灌进人的里面,所以夏娃听进去了,夏娃就相信了,就吃了。神跟他讲,这么多所有的果树,都可以吃,就是这个分别善恶树,不要吃,吃的日子必定死。结果她真的吃了,你看她还活得好好的,对不对?但是她死了,对于领受神的爱的那个生命死掉了。所以她对于爱,就变成绝缘体了。她对能够了解神,明白神的爱,已经死掉了、断绝了,然后她就进入这个世界,全世界都卧在谁的手中?恶者的手中。恶者就是撒旦。全世界都卧在他的手中。所以这个世界越演越可怕,越来越可怕。因为那个死、人的死亡,刚开始是一点点渐渐那个分辨善恶的头脑越来越大,然后就完全不懂生命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刘帆去面对?因为几年前,神给她被警长追捕的梦。她说她好累,整夜的一直逃,一直逃,逃到都没有力气了,才说算了,让你拷好了,就伸出手来让他拷。她说那个警察都觉得很好笑,她手伸出来,他拷她一只手,然后带进去一个大楼,那个大楼是洁白的、很明亮的,不是她所以为的监狱。

而是又像个家,又像个兵营。她跟我讲这个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就是教会。圣经上讲教会是永生神的家,神的百姓是一支军队,对不对?保罗说我是与你们一同当兵的。所以,教会又是家,又是兵营,神都在异梦中跟她讲,可是当她的生命没有到达这样的时候她不明白。你还在孤儿里面,你实在对这位对你充满了无条件的爱的父亲向着你所怀的意念,为你精心预备的爱的家,祂在你的身上的心意,是为了用这个家把神在你身上的计划、所设计的蓝图可以实现在你的身上。你活着,是要活在祂的面光之中的喜乐。你活着,是不但活出神儿子的自由的荣耀,而且神还要借着你去养育出许多的儿子。你的这一生是被命定蒙大恩蒙大福的。神说,你的每一天都是我为你计划的,不是我允许,没有一件事情会临到你。不是我允许,没有一件事可以伤到你。因为摸你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仁。神说,每一天你所走的路径,都有恩典的脂油滴在那里,都是我量给你的。

你相信吗?你说前半部比较相信,后半部你相信吗?

如果你相信,你就要活出“我是这样的蒙爱”,活出与这样的恩典相称的眼光、生活。应该看下去每一个都应该是笑脸,你是这么蒙爱的,你没有付什么代价。如果你不认识神的爱,你会说,我为什么这么倒霉生在这个家?在我不认识神之前,我就是这样觉得。我为什么这样倒霉生在这样的家?我如果生在外省人的家都会比较幸福,因为外省人都重女轻男。 

我们台湾人的女儿都没价值,不是一概而论,但大多数。可是,当我越认识我们的神,我越读圣经,越明白祂对我的计划,对我每一点意念都是这么美、这么善,我真的对他的信心也一直增长一直增长。我现在连川普的女儿都不羡慕,我跟她比起来,我更尊贵荣耀。她是第一女儿,我是天下第一女儿。不是只有我,你也是啊,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天下第一王子,你知道吗?你是天下第一女儿。因为我的父亲,是全地的神,是万军之耶和华。所以,多棒啊,我心所愿的,祂已经赐给我,我向祂所求的,祂没有一样不应允。我随时跟祂求,祂随时拿起电话,听我祷告,多好。祂从来不会拒绝,说我正在开会,你知道吗?你知道你拥有多大的权力,你要去用。

刘帆跟我讲警长追杀的那个异梦,我跟她讲让她去面对,我其实不是在跟她作难,我其实是要帮助她,因为我知道那个梦,好清楚,就是神在对她说,神在告诉她,你里面有错误的思想模式。阿彦那个时候就负责训练中心,她负责培育系统,所以,每个家有家规,每一个团体有每个团体的规则。他们是要怎样运作,那个是教师版,教师版连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没有拥有的。只有少数几个教师才拥有。

可是她来上了课以后,她跟教师借了教师版,然后就开始散出去了。所以当然这个负责的同工他们会觉得不高兴,就请她,是不是拿下来?那框架可以放在上边,她就觉得我将不全部都要拿掉了吗?她站在她的立场,但是,她不知道,神说祂的家也是兵营、军营。军中的规矩,如果没有规律,没有次序,没有纪律,那就不叫军队了,你怎么打仗?现在的世界,到处都在示威游行、反抗、反权柄。

神就是开启我,整个美国,这个世界,整个就成为一个大孤儿,孤儿对权柄基本上,是惧怕,我不相信你是爱我的,然后是反对的、是敌对的,我跟你是远远的距离,我跟你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任何事我对你是猜疑的,所以基本上你定的任何法律规条,你做的任何事,我都是在猜疑的里面在看、在想,这个对我有益处吗?没有益处我就是看,抗争。孤儿想的,只有我,他不会想到整体。他看见的,常常是错误的,是狭窄、是短浅。但领袖常常要看见的是大体,对整体的需要,对整体的益处。所以,我要她去面对其实不是阿艳对你怎样,为什么我要让她去面对阿彦。

我每次从外面回来,我就发现,这个主管们,对于她总是把一些不应该弄到网站上的东西,她全都弄上去,反而自己家中的人都没有,这是一个不公平。但对她而言,她觉得,这没什么。我们在孤儿的心态当中我们觉得没什么。但是当在这方面负责的权柄、同工来找我,我就会觉得,我就会回到我本来的根基:权柄就是要欺压我、逼我、压我。小时候被贬损,不被爱的一切的感觉、思想,全都会上来。

所以神在告诉她,这不是事实。神的家是一个爱,是家,是要帮助你成为一个可以打仗的、属灵争战的得胜者。所以,神是要她这样。可是这些跟权柄之间没有信任,没有对齐,然后有嫌隙,她会越来越远。所以她说,去年十一、十二月,她就来到教会,说有说不出的孤独感涌上来,我不属于这个地方,我是不是要离开这个地方?

那个时候我跟他讲,为什么你以前没有这个感觉?为什么现在有这个感觉?因为现在环境不一样了。黑暗的权势一直高涨,可是,你的免疫力不够强,你不够知道你是谁,你的弱还在那个地方,就是孤儿的那个思想模式,使我们很脆弱、很负面,你现在就没有办法抵抗灵界的黑暗权势,所以,牠就要一直把你孤立起来,希望你离开。你离开,好让牠可以来吞吃你。

神好奇妙。她还好,有在操练内在生活。她问神,神就给她这个异梦。我就觉得神每次给她的异梦,其实都是很充满了亮光,充满了神的爱,在告诉她,什么才是事实,什么是你里面虚慌的思想、假象、假想敌。那个都根基于小时候成长过程,你站在错误的根基上。

所以,有一次,神也跟一个从小被爸爸贬损,去到学校又被老师贬损,这样的一个姊妹讲,她也是一个很爱主的姊妹,但她深深觉得,自己在世界上是多余的。结果,跟她讲。我发现,孤儿的这种,在他头脑听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他要开始走出去。等一下我再告诉大家你怎么突破。神就对这个姊妹讲,你站在错误的根基上争战,只会暂时地打赢。

但是,基本上无法胜过,你只能暂时打赢一下子,但是基本上无法胜过。这就像刚刚刘帆姊妹的见证,她说,她在这边,我们偶尔就会讲这方面,她就觉得她头脑都知道,有时也来前面跟领袖hug一下,但是,拥抱之后回去,以后隔两三天,so what?还不是又一样了?我说,听你讲我才知道原因何在,我们以为去跟权柄拥抱一下,从此我孤儿就变儿子了?你那么多年的思想模式,你去hug一下就这样了?不是。她这些日子,一次一次这样, 后来她都没有做,都放弃了,没做。她就觉得,她觉得教会不要一直讲这个,我没有这个问题,我们小家都没有这个问题,我们小家都很相爱。

我说,当你是孤儿,教会,在正这段时间神要做这方面,你没有跟上去,你就继续在乳养一个孤儿之家。孤儿怎么可能你们小家都没有,只要你们相爱就好了,你们相爱就是在孤儿院里面的相爱。你还没有进入神家的相爱,如果你的相爱可以相爱到别的牧区,相爱到青年部,而且,带着爱去乳养儿童,你跟上下左右都是一个相爱的关系,那才是叫健康。神的儿子是充满了健康,充满了热情,充满了全能的,而孤儿,在伊甸园里面就产生了。你不可能说我没有这个问题的,都有的。只是大孤儿中孤儿,还是小孤儿,但是我们一定一直要脱落,神说我报仇之年已经来到。今年我为什么每个礼拜都来讲?因为神把个负担放在我的里面。耶稣说,我要得着我的家人,我的家不应该是贫穷软弱的、可怜的,我的家应该是充满了喜乐欢笑,充满了热情,充满了权柄能力的,世界已经来到这个地步了。

这个世界,一点点什么事就一直抗议示威要把一个国家撕裂,加州更是危险,我们真的神的教会一定要兴起,也就是儿子要兴起,为什么呢?神说,因为报仇之日在我心中,神一直在等,祂也一直在按着祂所安排的日期一直在往前进。

·         末世最大的爭戰:孤兒和兒子的爭戰

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因那使人成圣的,和那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祂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说,我要将你的名传与我的弟兄,在会中,我要颂扬你。(希伯来书第二章10到12节)

这里讲到时候,耶稣为我们受死的苦,在这个地上为我们受死的苦,祂就是要,领许多跟祂一样的,像祂这样的儿子,进到荣耀里去。然后祂说,原来,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使人成圣的是谁?耶稣,得以成圣的是谁?我们,都是出于一。所以,耶稣称我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

你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吗?你不是私生子,你不是错误的生在这个地上,你不是被人讨厌的,你不是被人轻视的。祂说,耶稣,祂称你为弟兄,祂以你为荣。我们真的要知道神对我们的爱是真真实实的、无条件的。在祂美善的心,美善的眼光,祂是这样在看我们。末世最大的争战,就是儿子跟孤儿的争战。儿子跟孤儿最不一样的就是,他凡事相信,他凡事盼望,他知道,神是爱我的,我遭遇的每一件事,都是与我有益的,都是为我效力,不是阿爸父允许,它不会临到我;孤儿,就是凡事怀疑,凡是不信,凡是没盼望,凡事猜疑,因为他没有安全感,他凡事惧怕。

你要常常想一想,每一次你遇到一件事的时候,你第一个反应是惧怕“完了完了”,还是“主,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爱,我相信这件事是会为我效力的。”你是不是这样相信?你这样相信,你真的就成为儿子,你就一直继承产业,神预定给你的产业。我讲过说,当时敏文牧师,有一年半的时间,她的心是跟我远离,对我一个要治理这个家,把教会交给她,那是极大的痛苦,而且在那个时候,敏文牧师还是孤儿的时候,你跟她讲什么,是没有用的,必须是神跟她讲。我不能跟他讲什么,不能跟她讲哪里改进哪里错,只能跟神讲。

我这样跟神讲的时候,说,爸爸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会使她跟我成为最亲密的家人,我真的是在信心里面这样祷告,而神真的这样做。我们现在真的成为最亲密的家人,我们每一天在一起时有说不完的话,她成为我最得力的帮助者、最得力的助手。我真的感受到家的甜蜜,我真的感受到说,阿爸父,你原来为我们预备的家,要我们过的生活是这样的生活,是这么甜蜜的。你不需要说,这件事我可不可以去跟她讲,讲了她会不会生气?我就知道,她对我有这个爱的信任,我对她也有这个爱的信任。

你想想看,如果你跟你上面的权柄,你跟你下面你乳养的弟兄姊妹,你跟你旁边的同工是这样一个爱的关系,这样的家多么快乐啊!你不用讲话,什么处处怕踩到地雷。但是这有赖于孤儿快一点的转化。就像刚刚刘帆姊妹跟我们敞开的交通。人渐渐变儿子很好。如果是孤儿,你在台上讲错一句话,就会伤到人家一辈子。真的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所以,成为一家人,多快乐啊,你不用处处好紧张。

她讲到说,敏文牧师就这样走过来,又完全没看到她。其实,亲爱的家人,你们一定要知道,你的眼光不要一直在权柄的身上。权柄常常思想在想着,我等一下我去找那个人,那个人会在哪里?我的电话、电话簿放在哪里呢?我怎么去找到他?接下去。。。他真的没有看到人。所以你不要用一个有没有打招呼来决定你的价值。而且,更健康的儿子,是什么呢?如果敏文牧师走过来没有跟你打招呼,你就再走过来,“哎,敏文牧师!”她一定会hug你的。你知道吗?你就是要这样,大家就要像兄弟姐妹一样。免得你一直把自己放在仇敌的谎言之下。

但是,刘帆她也讲到,她说其实,有一次,因为敏文没有跟她打招呼,从此她就觉得,我一定不够格,她现在不会理我了。然后,她说,又隔了一段时候,有一次敏文牧师远远跟她打招呼,她觉得好尴尬,就装作没看见,走了。可是,她不会记得,她也拒绝敏文,她也伤害敏文。所以我告诉你,作领袖的一定要是儿子,否则你满头包,从头到脚都是伤,因为很多人在拒绝你,很多孤儿在拒绝你。所以我们一定要成为这样一个家。

我们的爸爸最好。因为刘帆每天早晨花时间在等候神,爸爸就会给她异梦异象,跟她讲话。跟她说,其实敏文、Martina都很幽默的,这个家是很温暖的。然后她在梦中一直跟她们开玩笑。爸爸都在教她怎么做。是神自己在治理这个家。祂希望得着一个相爱的家,一个儿子。

·         如何脫落孤兒的心

你知道耶稣来到地上,受这么大的苦,祂要得着儿子,是成熟的儿子,像祂一样,充满自由,充满荣耀,祂要把他们带入给父亲。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日子神把这样的负担放在我的里面,因为祂很迫切,祂要得回祂的家,不再是孤儿院,是儿子,是充满大能的儿子。起初的亚当,是中了仇敌的诡计,死了;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今天神要兴起儿子,儿子军队,儿子之家,成为儿子走路所到之地都是带出生命。

我最后就是讲到,刚刚刘帆讲到的。她说,听,听,但是她不知道怎么走出去,因为她感觉就是这么强、这么真实。那种感觉就是孤独的感觉。她讲到说,她来到教会,当她参与越多服侍的时候,她就越多发现跟人相处的问题,那个人际关系的问题。其实,为什么?因为孤儿基本上都是猜疑,一直寻找脸色,有没有哪种脸色?总算找到了,他真的是在拒绝我,因为她站在一个被拒绝的根基上,不被爱的根基上。这个人就是不喜欢我,她就是这样一个根基。

所以你怎么突破这个孤儿的惯性,孤儿的思想模式?她说,她开始用意志力去做,勉强自己踏出去,去跟她觉得很有疏离感的权柄,或者很怕的那个权柄,去hug她,去跟她打招呼。所以,她除了礼拜天跟敏文牧师打招呼,礼拜六祷告会在那边,她要走了,就觉得因为过年,我再去跟敏文牧师hug一下。看见敏文牧师正在讲话跟一位弟兄讲话,要在以前她就会走了,觉得人家正在忙,我不要去打扰人家。她跟敏文牧师说,新年快乐,然后hug她。敏文牧师很高兴。

她跟阿艳也是这样,她说,在她里面一种很紧的 就松了。我问她,很紧的是什么?她说就是那个,只要有权柄在我旁边,我就会害怕,有时会发抖,有时会惧怕,或者是很尴尬,很不自在,那个跟权柄的疏离感,那个东西就不见了,她就变轻松了。这种轻松就是他可以去hug别人。你知道吗?你跟上面这样以后你孤儿一直脱落,你就可以跟别人开始可以有好的关系了,你不再是绝缘体,然后你就开始有爱、热情,却乳养出真儿子。你没有先成为真儿子,你就无法去养出真儿子,但是,神正在等着我们整个教会,安彤牧师跟我们预言说,我们整个教会都要作属灵父母。所以你必须先成为健康的属灵的儿子、女儿,以至于你可以作一个属灵的父母。

怎么做哦,就是继续勉强自己,因为我自己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也在母腹里被拒绝。所以,我说,我从小,权柄不管多爱我,我对权柄就是一个疏离感,一直到有一次,在敬拜的时候,神感动我,我就是一个感动,觉得我要去跟我的大学辅导,谢谢他们,我要主动,孤儿都是被动的,躲在一边的,我里边总是有一句话,人家很忙,不要去打扰人家,人家这样忙,不要去麻烦人家。这是孤儿的。

所以,当刘帆姊妹在讲她的见证的时候,我说这个我都了解,都一样。可是你一定要去打。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去打那个电话好难好难,可是当我去做,我得着的是爱,得着的是温暖。我找大学的辅导林志平、张晓峰,然后,他们就请我吃饭。他们找了一间很elegant的餐厅,吃饭时,我一直跟他们说,谢谢大学的时候,在她家的祷告会,谢谢在她家吃饭,等等,我边讲,眼泪就一直掉,情感就出来,那个对权柄的疏离感、惧怕,那种不亲密,亲密关系是有问题的,情感就开始一直出来。当我去年回去的时候,我又去找我高中辅导,因为我高中信主的,我找我高中的辅导,去谢谢他。我现在跟他们之间整个变得很亲。

去年回去我打电话给林哥张姐都不害怕,所以我告诉你,这个是我们每个人必经之路。走出去,去做,要继续地做,不要停止,好让你变得越来越自然,这是一件事情。去做,勉强自己去跟你害怕的疏离感,去拥抱,去感恩,你要开始更多地在神面前敬拜,称颂神的所是,诉说、宣告神对我爱的意念,神对我的眼光,神怎么看我?神说祂造我是什么样?,祂是怎么样的计划在我的身上?但我这样常常在神面前敬拜跳舞,我整个人的情感更多地活过来。这个就成为神的真儿子真女儿。大家一定要继续做。

我们起立。你愿意来前面告诉阿爸父,说,阿爸父,我来了,我要做你的真儿子,孤儿的孤独感、不被喜爱、不被疼爱。不是被无条件疼爱的情感都要从里面脱落,我要在你的爱中被转化,你说,爸爸,我真的要成为一个真儿子。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All Premium Themes Online. | Thanks to Top Bank Free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 wordpress themes 2012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