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皮袋换新皮袋】 第一章 新酒装在新皮袋

点击下载语音

             第1章 新酒装在新皮袋

路5:36 耶稣又设一个比喻,对他们说,没有人把新衣服撕下一块来,补在旧衣服上。若是这样,就把新的撕破了,并且所撕下来的那块新的,和旧的也不相称。

37 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新酒必将皮袋裂开,酒便漏出来,皮袋也就坏了。

38 但新酒必须装在新皮袋里。

39 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

耶稣讲这个比喻,是因为祂前面跟税吏跟罪人在一起吃饭,法利赛人的门徒就来问耶稣说:“为什么约翰的门徒、法利赛人的门徒都禁食,可是你的门徒又吃又喝?”主耶稣就跟他们讲:“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怎么能够叫陪伴的人禁食呢?但是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了,那日他们就要禁食了。”

耶稣就讲到祂是新郎,这位王,这位新郎,这位最主要的人,这位神的儿子与他们的同在,他们为什么需要禁食呢?但是日子将到,耶稣会受死、要复活、升天会离开他们,那时候,他们就需要禁食了。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跟以色列人讲很多话,但他们都没有办法接受,而最没有办法接受的是谁呢?法利赛人、文士,为什么他们没有办法接受?因为他们的宗教背景很深。耶稣跟税吏、罪人讲什么,他们就听,撒该、利未都是,耶稣讲什么,他们就相信就去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宗教背景,他们在当时被人称为是卖国贼、坏人、不敬虔的人。

旧皮袋就是讲到我们天然的好行为,也是我们的一些宗教背景,我们以为“好的”,反而没有办法来盛装新酒,这个新酒就是预表圣灵的工作,圣灵来,就是要做新事。启示录那里讲到,耶稣说:“我将一切都更新了!”旧约是个影儿,新约是个实体,所有旧约的律法都要把人引向基督,可是,当基督这位实体来了以后,人却抓住那个影儿,没有办法去接受真实的实体是什么。

耶稣所说的话把很多法利赛人、这个文士都被绊倒,他们没有办法接受,耶稣说:“我与父原为一。”他们就论断:“你说僭妄的话、夸大的话、亵渎神的话,怎么可以说“与父原为一”呢?”耶稣讲很多话,都冒犯到他们的宗教信仰,冒犯他们已经盛装在他的里面,冒犯到他的礼仪规条、习惯、他所以为的是、他所以为的好。

例如讲神医,哪些人听了最生气?医生跟护士,他们最不容易经历神的医治,为什么?这跟他们多年来的医学教育是违反的,医学讲的是细菌、滤过性病毒,可是我们讲的却是仇敌的辖制、压制,这会非常地冒犯他,而且会冒犯到他所引以为傲的学历,难道我这么多年来都白受教育了吗?我所引以为夸耀的医学常识,就被你的神医都否定了吗?

其实,神医不是说不可以看医生、不可以吃药,而最主要是讲到,耶稣为我们成就的救恩是包括灵魂体的拯救,也就是耶稣要来成为我们的生命、成为我们的健康。但是人听了那一点去冒犯到他的常识、他所建立的医学的模式,他就受不了。其实,现有的很多教育都是很有限的。

我认识一些妈妈是作护士的,他的孩子就特别容易生病,因为她太懂得细菌学了,所以,她凡事都要消毒,她的孩子的毛巾消毒、奶瓶消毒、什么都要消毒。结果她的孩子都没有抵抗力。而我们回台湾到路边摊吃,也不会怎样,而她就不行,一吃就拉肚子,因为她里面没有抵抗力。

那些在国内被关在监牢里的一些基督徒,劳改十四年、二十年,他们被放出来以后,他们的身体都很好。我发现神特别祝福他们,而且活的都特别好。他们在受过苦中去经历神,神也有特别的恩典在他们身上,很少的食物、脏脏的环境下过生活,仍有抵抗力。而我们那种被保养顾惜的“软脚虾”,就是禁不起一点的苦和脏,就马上感染了。

神的儿子来,要一直打破宗教的硬壳,要把他们带到一个新的里面,例如守安息日,在旧约摩西律法中,不守安息日是要用石头打死。但耶稣的门徒却怎么在安息日去掐麦穗来吃,去冒犯了摩西规定。耶稣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的。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祂一直要把实体带给人,

神为什么设安息日?七日有一日安息,祂要人歇下日常的工作来与祂同在,安息下来,不要忙忙碌碌,是借着安息,人可以从新得力。但是当耶稣来了以后,祂告诉我们,祂还要带我们进入一个更新的境界─就是尊祂为主,就享安息了。当人子与你同在,你就安息了,所以重点不再是外面有没有吃麦穗、可不可以走几里路,可不可以做什么,而是你要来与人子同在,祂是主,你要尊祂为主,你就享安息。

这位安息日的主在地上,偏偏天父都要祂在安息日治病,故意要去冒犯这些法利赛人的宗教,使他们受不了,可是耶稣是故意要冒犯他们吗?不是,耶稣冒犯他们都是冒生命的危险,但是,耶稣要打破他们那个宗教的框框─仪文规条。人一但进入规条中就没有生命,耶稣要把他们带入那个实体得着真实的生命,就是你要来与人子同在、来尊祂为主。

现在礼拜天,我们一样可以聚会、郊游,煮饭,但是最重要的是,你要一直的来亲近祂,尊祂为主。早期的清教徒有的礼拜天都不能煮饭、不能开火,但所有外面的规定都会使人变成只注意仪文规条,外面的举动可以这个、不可以这个,但那个中心就是尊祂为主、尊祂为王。

安息日最主要的是你不可以乱发脾气,你如果真的尊祂为主,你就不会发脾气,吃饭当然可以吃啊。但是我们旧约的那些安息日就变成不可以煮饭,但是你可以发脾气,因为我只要不动,不要离开家就好了,但可以在家大发脾气,律法是要使人知罪、律法是要使人知道人的无能无助、律法是要把人圈在罪中,使人放下自己的用力、放下自己的努力,知道我永远没办法达到神的要求而来到这位恩典的主面前。

所以,律法要把人引向基督的面前,使人来爱上祂、来享受祂的恩典,所以约翰福音第一章讲到说,律法是由摩西来的,但是恩典和真理乃是由耶稣基督来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从祂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

在约翰福音第一章讲到“丰满的恩典里”,但是这个恩典会冒犯到那些律法主义者、那些习惯遵守外面仪文规条的人,他们就受不了,所以就是要打死耶稣、要杀害祂,虽然他们看见耶稣医治那么多的可怜的人、病人叫死人复活、叫瞎眼看见瘸腿起来行走,这是他们所不能做到,他们律法都没有办法带给人医治,而神的儿子带给人的医治丰满的恩典里,他们都领受了,却冒犯他们的旧皮袋,因为旧皮袋没有办法装新酒,那个新酒会发酵,那个发酵的时候带着一个爆炸力,会把那个旧皮袋撑破了,酒就漏出来了。

人总说旧的好、陈酒好,为什么?旧衣服穿得习惯嘛;不要变化就维持聚会的形式,维持这个样子比较能够掌控,新酒一来了,让圣灵自由运行不知道会搞出什么来,一下如果这个人尖叫怎么办?忽然间那个人倒下去怎么办?这聚会没有掌控,很多牧师就觉得还是维持原状,照着规矩来,先唱诗,唱完诗主席报告,作个祷告,收奉献,收完奉献讲道,讲完道唱首诗歌,牧师祝福,好散会,这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对不对?

也许你会说,如果自由的聚会谁都可以起来祷告、敬拜,就不知会发生什么了,就没有安全感,万一有人怎么样,那怎么办呢?我们早期在沟子口锡安堂聚会的时候,就有两位精神有问题的来了,忽然间起来讲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我告诉你们,我很爱荣教士!荣教士很美丽!”然后就拿了一朵花,跑到前面去送给荣教士。

荣教士一直的告诉我们:“弟兄姐妹你们要一直的注视耶稣,你不要去注意任何什么事的发生,你就是一直注视耶稣!”仇敌会借着一些精神有问题的去搅扰聚会,他精神有问题是,因为他在当兵的时候受了一些刺激,他在聚会中有时候就会胡言乱语。可是,这需要带聚会的人跟弟兄姐妹都一起用信心来仰望神,相信主因为圣灵会掌管,最重要就是我们要一直来注视神。

我在外面带特会的时候,有人就问我说:“江牧师,你们聚会就让圣灵自由带领,会不会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啊?”我就想一想说:“我们还好嘛,我就不记得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还好没有谁受什么惊吓嘛,我们要一直相信圣灵在掌管,圣灵来就是要把新酒装在我们的里面。”

可是,这需要我们这个旧皮袋一直的脱落,才能去盛装新酒。大概在1990年,我在台湾带主日学的老师跟青少年的辅导去参加何用人的敬拜赞美节庆,那是第二届的敬拜赞美节庆。我很不习惯就是这样唱歌、跳舞,到后来,我就不太想唱了,整个聚会的方式让我很不习惯,因为我的宗教背景很深,我在福音派的教会八年,接着去锡安堂十几年,我有我的宗教背景,就很不习惯,但是我在更早前几年,主就已经教导我一件事,去任何的聚会都不要论断。

我早期出来服事主服事几年以后,就开始有外地的教会请我去带他们。有一次,我是去一个长老会带他们的青年团契,开始聚会的时候,带敬拜的就唱:“基督是起初,开始太空的主,砰!砰!”,那是非常新的歌,我就觉得:“怎么一下就砰砰,太吵了,我怎么带领他们亲近主啊!”我心里面就有一点着急起来。

后来,主就光照我:“如果你没有去接纳他们,你怎么让他们来接纳你的信息呢?”我就跟主悔改─除掉我这个法利赛人的灵、除掉我的批评论断。然后,我就融入他们的里面,跟着一起敬拜。几分钟以后,我发现跟着这个歌词也一样可以享受主。

隔了几年,我又去参加何用人的敬拜赞美节庆,我虽然一直唱、一直唱,都没有什么安静的时间,我就觉得,我好像很难进入,可是我都非常努力的使自己融入,他们唱,我也跟着唱,他们跳,我也跟着跳,可是我就像机器人在跳,因为我不习惯,因为我的宗教背景很深,虽然我没有任何的批评论断,我已经努力地融入。

我会去参加何用人的敬拜赞美节庆,是因为我知道何用人可以带三千个青少年来敬拜,然后他那么爱主、爱中国人,一个韩国人愿意到台湾来学习国语,他的负担就是普天下都应该这样赞美神,神给他这样的负担,他就这样做了。我觉得,他能够带3000个青少年,一定有我们可以学的,他们一定有一些更好的方法来带领儿童青少年。

荣教士带我们的时候已经七、八十岁了,我们不能用七、八十岁带领的方法去带领儿童跟青少年,所以我才带着我们的主日学老师、青少年辅导去那边看,去学,我是有心要去学的,而且一直努力使自己融入,但还是很不容易融入。去敬拜赞美节庆长达五、六天,我到最后才比较融入一点,看来,我这个人宗教背景有多深、个性是很保守。

后来,我到洛杉矶拓荒的时候,全部都是带大家唱颂赞诗选、宣道诗,因为是我司琴、带敬拜,就只会这两本的诗歌,而且我觉得:“这两本很好啊,歌词也非常好很有恩膏。”等到我1995年来到San Jose,才发现,Bay Area是一个很先进的地方,是好像属灵的前线,属灵各方面的得着是最先得着一些新的东西的,这些青年都是唱一些新歌颂扬,以及短歌。

于是,我就觉得,礼拜四我带敬拜的时候,就唱颂赞诗选、宣道诗,礼拜天我就让他们带,让他们唱他们的短歌,让他们礼拜四学一些颂赞诗选、礼拜天我学一些短歌,因为我觉得弟兄姐妹不能让他们礼拜四、礼拜天都在学新的歌,对他们是不容易。每个礼拜天结束,我就有敬拜团队检讨,让他们更明白什么叫敬拜,敬拜应该愈带愈深、更进入神爱的汪洋大海里,这样大家就渐渐愈来愈好起来。

1996年的一天,主就感动我,我必须要开始好好学短歌。后来,我就请Martina来教我唱一些短歌、新歌。到了1997年以后,外地就开始愈来愈多的邀请我去带特会,这些都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录音带就这样传开来,因为我们都没有做什么,都是许多人自己听了,就自己传给他的亲戚朋友,外地就变成很多邀请了。

我一去到各个地方,发现他们都是唱这些短歌、新歌,我就愈来愈明白这是圣灵的带领。我觉得,神让赞美之泉、有情天、和撒那、我心旋律出一些CD,真的是圣灵的手。我们今年到泰国去带领阿卡族追求,他们讲的阿卡话,我们都听不懂,我们讲的国语,他们也听不懂,怎么带他们唱颂赞诗选呢?感谢主,还好我们有共同的诗歌,“除你以外”,他们也会唱,只是他们唱阿卡话的,我们就唱国语,至少我们有一些共同的诗歌可以唱。

他们也会唱“赞美之泉”,他们唱阿卡话的,我就发现说,我不管到哪里去带特会,要尽量选他们会唱的诗歌来带他们,偶尔,我也教他们一些新的歌,但是,我真的发现圣灵的手在世界各地。在泰国清莱那样一个偏僻的地方,我们仍然有共同的诗歌可以唱。

我觉得,国内开始全部都用普通话,这也是圣灵的手。我们这次去遇到一些少数民族从国内来到泰国,他们会讲国语,我们就可以沟通。我觉得,是神的手让整个大陆可以都讲一种语言,好让福音可以广传,神让全世界都唱一样的诗歌,好让大家可以一同来敬拜,否则怎么有办法一起敬拜,同有一位神但是没有办法一起敬拜,可是借着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敬拜,我就非常感谢神。

还好我把我的旧皮袋丢掉,以至于我有新皮袋来承装新酒,以至于我没有错过神借着何用人宣教士在全地所带起来的敬拜的水流、以至于我可以融入,这样,我们也有从主领受的宝贵的信息,我们也才能够传给别人,因为我们可以一起的敬拜,这多么重要!

我们总喜欢旧的好,这里讲到说,没有人喝了陈酒又想喝新的,他总说陈的好。旧的习惯、方便有安全感,可以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新的会需要我们去学。我对颂赞诗选有多熟啊,我以前司琴,主一有感动哪一首,我马上就可以翻、马上就可以弹,而现在新歌的伴奏法,我都不会弹,所以我都废掉旧功夫,好像没有办法用。

有时候在一些聚会中,没有司琴,我明明知道现在应该弹什么歌?圣灵可以怎么做工?充满了情感,可是我没办法弹,我不会新歌的伴奏,又不想花时间去学,因为愈来愈忙了,所以我们就栽培后起之秀,主既然带领许多司琴有恩赐的,我们就多多地栽培他们,他们灵里会愈来愈成熟,就会弹的愈来愈好。

新酒对我们,就好像是一个废掉就工夫,而我真的知道主有给我司琴的恩膏,虽然弹的很简单,但是我宁可废掉。另外,现在,新歌一直出来,太多了,我总是来不及学,也不知道在哪里,因为都是大家轮流带敬拜,我几乎都没有带敬拜,所以就变成,我对诗歌出自哪里都不知道,对我就很不方便,会后带追求都要问Martina、敏文。但是,我还是得脱落这个旧皮袋。

旧皮袋的脱落让我们好像失去了安全感、失去了掌控的能力,有很多的不方便,得花时间去学新的,但是我们就是得有新皮袋我们才能盛装新酒。这个在十九世纪神用了一位姐妹,这位姐妹叫马利亚依特,她在传记中说,在十九世纪的末期的教会一向都惯于克制感情的流露,可是马利亚相信神喜悦信徒在聚会中欢呼、跳舞、唱歌、讲道,她认为,在敬拜中情感的表达应该占极重的份量,只要不脱次序,让情感自然的流露是值得鼓励的。

马利亚还相信,敬拜中如果缺乏身体的参与,其实就是被叫的记号。她在十九世纪就讲这么创新的话,那时,姐妹的地位是很低的,可是神用一个这位姐妹带下各地圣灵的大复兴,她被称为是“普世灵恩”运动的始祖,神借着她在那个十九世纪,行了极大的神迹、带下圣灵很大的更新、圣灵很大的运动,但她也遭到许多逼迫。

那个圣灵运作大到一个地步,有些人要来到讲台前面,走到一半,就倒下去了。她冒着生命的危险,随时走在街上,就会有人可能枪杀她,但是她就是这么勇敢,她说:“我相信那些要枪杀我的人,在举起枪来的时候,神就会让他倒下去。”她就是这么勇敢,所以神可以大大的用她。

我们要有新皮袋来承装新酒,很需要勇敢,因为脱掉旧皮袋是勇敢的。我们有一些弟兄姐妹去Kansas City,他们回来,就跟我们讲了一些见证,神在那里用一位二十六岁的弟兄,被称为小Benny Hinn,也就是神恩膏他,他那个医病的能力就像Benny Hinn那样。但他的外貌是怎么样呢?他带着两个耳环,头发染成金色的,讲道时走来走去,有时还跳起来。他讲道就是一直讲神怎么借着他在印度医治什么样的病人,然后怎么样等等。

我们有一位的姐妹刚开始就很不想听,可是她就想起我在他们要去之前跟他们讲的话:“你们去参加聚会,绝对不要带着主观、不要带着论断的心,你要放下你的主观,不要有论断,要使自己竭力的去融入。”她虽然里面有很多问号、很多不习惯,可是她就是祝福:“主啊!愿你祝福这个讲员,大大的祝福他!”

到下一堂,她就看见,神真的就借着这个讲员使上百的人得医治。很多时候,神所用的器皿也冒犯了我们的旧皮袋、冒犯了我们的礼教、观念,神怎么会用这样的人呢?他是男的,怎么还穿两个耳环哪?我很留意神在世界各地所做的,发现神在这个时代,主快要回来之前,神特别用很多人,他们看为卑贱、人所不齿,但他们的悔改是很真实的,就像圣经里面的税吏、罪人一样,他们很谦卑,不会有法利赛人的灵在他们身上,只是因着主耶稣拯救他们这样罪人而深深感恩。

当神用这样的弟兄,如果我们都是人用外貌去论断,如果我们带着一个法利赛人的灵,就会不想听,就会像当时的法利赛人一样。主快要回来了,主做极快速的工作,因为祂发现很多很有教养、学历很好的,祂新酒一直要装进去,可是都破掉了,装不进去,他有太多思想模式,以为好的宗教背景在他的里面,以至于神没有办法装新酒在他的里面,神就用那些没有宗教背景的。

像我爸爸81岁他参加我们的冬令会,他跳得很开心,有人邀他到前面去,他去就跳。聚完会回去以后,他跟我讲说:“我跳得正过瘾的时候怎么敬拜就结束了?”他整个很喜乐起来,他觉得这样也很好,而且今天他就不需要运动了。如果我们从小就在教会长大,到了81岁,你就会觉得,许多人在前面跳,你一定很受不了。

我那时候才30几岁,就已经很不习惯了,我也不过信主十几年,就已经不习惯了,感谢主,我们教会里面的所有的年长的,都像小孩子一样。我看到我们当中很多年长的上讲台去跳啊,就知道在神的国里没有老的,每个人都是小孩子,老的就不能进去了。神说:你要回转像小孩子的样式才能进天国。所以,天国都是小孩子啊!

吴勇长老的团契早期为什么要取名叫“武昌街青年团契”,事实上那里有很多中老年人,却叫青年团契,因为吴勇长老说,每个都是年轻人,这叫新皮袋。我们要有神的观念、新的观念。从Kansas City回来的一位弟兄说,他领受了跳舞的恩膏,现在唱什么歌,他就知道跳什么舞,可是,我们从外面看起来,几乎觉得他的舞都差不多,他怎么会说唱什么歌,就跳什么舞呢?

其实,这些舞,就他而言在属灵里面是不同的,你也许看他跳,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要抖散了一样,可是,你知道他的背景,他是中国大陆来的,而且从青少年,他就有忧郁症,很忧郁、很不快乐,因为他家是在焚化厂的后面,所以他有那种死亡、坟墓的阴影在他身上。所以,他一直都很不快乐,得过忧郁症,而且想自杀。

他来到我们这儿当中的时候,他刚开始每次在晨祷会,我们要弟兄姊妹在主面前欢呼、跳起来,他常常就是不动,后来渐渐,他就比较跳个两三下就没了,他的跳是很别扭的。去年冬令会,神就做很大的充满在他身上、很大释放的工作,接下来,主又一直做工在他身上、很大的充满他,而且他常常来参加聚会,常常在呼求神、宣告、争战的里面,以至于他去Kansas City才一进去,他就融入了。

当一个人已经一直在脱掉那个旧皮袋,就很容易去接受新酒。他一去,就开始跳,结果他现在身上很多的病全部都得医治了,他曾经肾虚,一夜要起来尿五、六次,一个年轻人会这样!他的腰痛很痛,看过各种医生,也不得好,结果,他来这里追求,他有好很多,但是偶尔还是会有腰痛,神就借着让他跳舞敬拜,他的病就都好了!什么痛都不见了!

如果我们用法利赛人的眼光去看,就会开始好多的论断。弟兄姐妹,你一定要留意,你聚会不要去注意这个人在跳、那个人在做什么,你会失去新酒正要倒在你里面的机会,你一定要一直把握,养成一个习惯,外面有什么声音,人怎么样,不重要,现在是王在这里最重要,王正要作新事在我的身上,祂要来与我相会,祂要把那个美酒、最新鲜的、最上好的福份来充满在我的里面。你要专注在神的身上!

我这一次去台湾、泰国短宣,去了五个礼拜,快要回来之前,我就接到Martina给我打电话:“江姐,你要快点回来啊,我们借着琴与炉的敬拜,弟兄姐妹又很大的往前啊,你要快点回来啊,不然你会赶不上啊!”我听了好紧张、好急啊,真的觉得说,我回去要赶不上了。

我回来有一天,要带那个“引我共舞”,我就说,我今天要早点去先去练一下这首歌,Martina说:“不用练了,全教会都会唱,只有你不会唱。”我去了五个礼拜,就快赶不上了,我真的感谢主借着琴与炉的敬拜,我也更多参加这个聚会。我就发现,在我去之前,我们先带了一个礼拜,等到我回来以后,大家又有一个很大的往前。

借着琴与炉的敬拜,主在我们当中做很大的工作。有一位姐妹晚上长期作怪梦,就是梦见怪物、血淋淋的东西,这跟她以前所受的伤害有关。当她开始多一点时间来参加早中晚的琴与炉敬拜以后,神的同在一直临到她,就一直释放她脱离捆绑,她的梦就愈来愈少,她跟先生的关系就愈来愈好,因为她身上有沮丧的灵,所以她的情绪常常起伏不定,虽然她才新婚一年,但是她跟她先生都打起架来。

借着她来参加琴与炉的敬拜,神的同在一直融化她,她就一直好起来,沮丧就不见了,她就更多被神的爱所充满,她甚至就更愿意把爱付出去、有力量、在爱里面开始去服事。们当中也有人精神官能症、失眠症,都借着继续参加琴与炉的敬拜就好起来,很多人生病都这样好起来。

来参加的特会的弟兄们,很多都是全时间上班的,可为什么他们一直来呢?因为他们被神的爱所夺、被神的爱所吸引,有一个弟兄甚至生病,但还是跑到聚会里来。虽然他没有跟大家一起敬拜,但他躺在后面的椅子上,就享受了神的同在,聚完会,他就好了。

前几天,我有一天很疲倦,因为一回来就非常忙。那天的琴与炉,我就坐在后面,跟着唱一唱,有时脚酸了,我就坐下来。一坐下来,我就打起瞌睡了,可是,圣灵的恩膏又来了。他们这样在主的面前歌唱、敬拜,神的同在就降临,即使我在打盹,就觉得睡在主里面也很好,等到稍微打盹了一下,精神比较好,我又开始起来再来敬拜。

弟兄姐妹们,你如果不能够来参加,你不要有压力。这个就好像Buffet(自助餐)一样,是All you can eat(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早期讲《赞美》的时候,很多人不习惯,后来讲了四卷赞美以后,渐渐就有人愈来愈能够赞美、愈来愈能够敬拜,可是很多人因为敬拜赞美,几分钟喉咙就干了,就没话好赞美了。

启示录讲的琴与炉,琴就是音乐,金香炉就是祷告,每一次琴与炉的敬拜我们都有神的话,都是带聚会的人仰望神,神的话、神的真理与音乐结合,就能够开启我们情感的最深之处。我从今年的年初开始,神把一个负担放在我的里面,更多地看见我们中国人有五千年悠久历史文化,并一代传一代,我们身上不知不觉有好多的包袱跟捆绑,我们里面的人好像木乃伊,被绑起来了。所以我们的那个情感是被捆绑住、被压抑住、被伤害的。

有时候,人只借着礼拜天一次的信息、追求,好像开了一些,可是回去,你又等好几天才等到小家聚会,这个不够。一个礼拜只有两、三次聚会,真的不够,因为你那个是多年的捆绑在身上,需要密集式的敬拜。现在,教会为大家预备每一天就是礼拜一到礼拜五都有琴与炉的敬拜,礼拜六早上是全教会的,也是这个琴与炉的敬拜,借着神的话而用音乐来歌唱,在神的同在里面去宣告神为我做成的工作,宣告神向着我的心意,在灵界里,那个木乃伊里面情感本来被捆绑起来,但在敬拜中木乃伊的布就开始布一直脱落、一直松绑,然后,你的情感就开始一直奔放出来,你的那个“真我”就一直长出来。

在我们当中有一些人,他们在聚会里面,像前几天,他们在唱到神是烈火临到,我们当中有几位就可以感受到神像烈火临到,他们的身体都可以感受到火在烧。有的时候,我们唱到神赞美的音符、旋律好像雪花在飘,有人就开始感受到音符在我们当中像雪花飘,他愈来愈进入灵界的里面,借着我们在主面前的歌唱跳舞,我们的自觉会一直的脱落。

如果我们一个礼拜才来个一次、两次在主面前跳,我们回去还是回到老样,因为我们的天然人的封闭,不习惯歌唱跳舞,那个已经太久在我们的身上,需要密集式的,持续一次又一次,我们的自觉就渐渐脱落,就忘掉自我,就发现愈来愈自由,不会去想,我这个动作人家会不会看,我这个歌一唱出来,人家会不会笑。我们就一直脱落自觉。

在琴与炉的敬拜中,我只是略尝一点点,可是有很多人已经尝到更多,因为我一个月不在,有一点亏损。有一次,我们去佛罗里达州的迪斯尼乐园,有一个节目是就坐在椅子上,看荧幕在演森林什么的,忽然间,椅子就开始动起来了,整排椅子都在动、在走,我们就坐在椅子上开始进入森林里面。

琴与炉的敬拜就好像是这样,我们本来唱诗歌,都好像在看前面在带敬拜,可是,当我们密集式地来参加,常常欢呼在主面前,让神的话借着歌唱深深进入我的思想、情感、灵魂体的里面,就一直把我们带入圣灵的实体里面,不再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本来我们看到的是平面的,这种敬拜就开始把我们带入立体的、有声音的,把我们带入丛林里面。神把我们带进去,这就是神所要给我们的新酒。

在这一个新的时代、末后的时代,魔鬼的工作非常快速,撒旦借着各样的手段,你只要一不小心,你就会被试探、被诱惑,你整个人就会被毁掉。一个电脑、一个出差、一次住旅馆,任何一个环境,魔鬼借着所有的金钱、美色,地上的、看得见的、摸得着的都一直要毁掉我们,它也一直要毁掉我们的下一代,快速地把他的毒素散布在网路,你不知不觉就会吸到毒。

可是,圣灵也更迫切地要抢救祂的百姓、更迫切地要妆扮祂的百姓成为新妇,更迫切地要释放祂的百姓得自由。在末后的时代,圣灵会做很大的工作。在非洲,即使讲员讲得好深,简直就是培灵会,向非洲人布道,他们怎么会听的懂?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听不听得懂,可是就有好多人得医治,他们容易得医治,因为他们没有旧皮袋,没有宗教背景。

我爸爸八十一岁,因为他没有宗教背景,就在我们这儿信主,我就邀他来这边。三月,我带他信主作决志祷告,六月,他就来了,所以,他没有宗教背景。他一来,就觉得教会就是这样,教会就是歌唱跳舞,他没有宗教背景,反而他一来这里几个月,回台湾去很不习惯:“教会都没有像你们那样子很热闹啊!”他回去很不习惯,我回去也会有一点很不习惯,因为在这里自由惯了,在灵里很自由,一回去又要稍微在绑一绑,入境随俗嘛,不要去冒犯别人,为着别人,我们就谨守。

这个弟兄回来以后,就发现有些人会一直注意他,或者问他什么,他为了别人谨守,就一直努力想:“我以前那个跳是怎么跳法。”他希望再回复到以前跳得很别扭的样子,这样,人家比较不会注意他。可是,他想不起来他以前到底怎么跳。自由惯了,要把你再捆绑起来是不容易的。

在这样一个末后的时代,神做极快速的工作。那个医病布道家-汉特,每次在医人的时候,他叫人来到前面的时候,他都会讲一句话“Smile be causeit’sfree.”(微笑,因为笑是免费的)特别是我们中国人需要这句话。中国人读书的时候很认真,追求主也是很认真、很用力,但是,我们的神很自由,充满了喜乐、欢笑,充满了爱,祂要褓抱你。你来到祂面前不要像木乃伊一样,不要那么紧张、不要像机器人。

我自己就是那样过来的,因为我也算是个好学生型的,讲什么,就学什么,很用功、很认真,就忘掉要放松,就忘掉了自由,就不会享受,习惯就是劳碌命,一直做工、读书,可是今天,我们的神要我们来享受新酒。酒是美福啊,会不会有人在喝酒的时候很紧张,他不会,他就是很放松的时候来喝杯酒,再更快乐一点,所以神要我们这样来到祂的面前,借着我们密集地在圣灵的水流中,借着先知性的话语跟祷告。

带领的同工有时在灵里面,一宣告出神的话语来,忽然间就会带下神很丰富的同在,有时在圣灵里面一唱出什么,就在是圣灵的心意,又带下圣灵的浇灌,所以弟兄姐妹就很享受,就会一直享受、一直得着,所以借着在密集圣灵的水流、在先知的话语跟祷告里面,我们就一直被更新、被改变、被释放、被医治,然后恢复神创造我们的荣美,恢复神本来要赐给我们那个神儿子自由的荣耀。

从我一月以来,主一直让我怜悯我们中国人,就是看见我同胞的需要,灵里的贫穷,我们中国人其实蛮有钱的,可是灵里蛮贫穷,以至于会产生争竞、还有会嫉妒、比较,会很怕他得着,我就没得着,他得比我多,我就很难过,就被比下去了。我在台湾会觉得很紧张,Martina说快点回来,我会赶不上,我会有一点紧张,是因为觉得说我回去还要带领,我自己都赶不上怎么带,那不是一个争竞。

有些人会一个争竞的里面,就是觉得说,看你们那么释放、那么得着,就觉得我没有,我们就很喜欢把他压下去。就是“均贫”─大家都贫穷比较好,不要有些人太有钱,但是我今天就是要说,弟兄姐妹,神是看我们的心,就是你有一颗心:“主啊!我渴望让教会带我进入一个更丰富的领域,我要得着,可是,主啊,我有一个小婴孩要照顾,我没办法参加,主啊!你要与我同在,我现在家里敬拜你。…”

你可以这样跟主祷告,主都知道你的环境,主知道你有多少时间可以给祂,知道我们是不是要祂、是不是尽力。可是你能来,就你尽量来。你不要有压力,好像讲台讲什么,我没有办法做到,我就有压力。你不需要有压力!就好像一个妈妈以前都只煮三道菜,她现在一煮就煮十道菜,她一定要鼓励她的孩子多多吃,因为她发现有的孩子胃口很大,可以长得很快,有的孩子胃口没那么大,他只能吃三道菜,就吃三道菜。

你不要说,那表示我没胃口,那也没关系嘛,你就是尽量,可以吃多少,你就吃多少,教会为我们所预备的任何的活动都不会是徒然的,每一个活动都是要造就我们,都是与我们有益的。我绝对不会是想让弟兄姐妹们这样忙得不得了,一定是要与你们有益的,所以,大家把握神给我们的这个机会。

许多慢慢开始来参加的,就尝到好处。有一个弟兄也是最近开始参加,他就觉得很好,就希望以后一、三、五都要参加。另外有的人来了,他就觉得很好,就一直要来。为什么?他发现他愈来愈自由了,里面的真我就一直长起来,所以弟兄姐妹把握这样的机会。

我们要脱掉旧皮袋,像旧约摩西叫他们要注视铜蛇就得医治,可是到列王记下他们仍然在拜铜蛇,西西加就把它打掉,因为那时候,拜铜蛇就已经是在拜偶像,很多过去本来是很辉煌的,是神要你来注视铜蛇,你就可以得医治了,但是过了一段时候以后,你还在那儿拜那个,就变成拜偶像。

我们什么时候的聚会、服事、属灵的操练变成了一个例行的公式,就好像是被规定、好像守义务、尽责任,我们就变成旧皮袋。了所以,我们要常常一直在更新,每一次的起来晨更、服事都应该是带着一个新鲜的渴慕、一个火热,如果不是,我们就又是一个旧皮袋。

这不是要叫你很沮丧,但你什么时候觉得又是旧皮袋,就说:“主啊!我要脱掉旧皮袋,我要再新鲜地渴慕来到你的面前,我要来到你的宝座前,要来吃、来承装新酒。”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All Premium Themes Online. | Thanks to Top Bank Free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 wordpress themes 2012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