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在地如在天

第十二章  在地如在天

我在一九七四年及一九七五年初的第一次“证道”,并没有什么内容。基本上我只是在见证圣灵的工作——提到圣灵如何使我亲自感受到他自己。在那时,我所知道的真的不多,尚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功课。

·         听从圣灵的声音

但在一九七五年间,我听到圣灵药我开始在多伦多主领周间的聚会,他说:“跟从我,听我的声音,你必能领许多人归主。”

于是我就开始了。我们在周一晚上聚会,而这聚会在接下来的五年一直继续着。

我们起先是在一所高中的礼堂聚会,结果来的人太多,只好换到其他更大的场地区办,有数以百计的人涌来参加。

那些聚会完全是圣灵带领的,而我会仔细聆听他的声音。来参加聚会的人当中,有好多人脱离了长年习瘾,也有许多家庭破镜重圆。我们的“医治热线”也传来许多神迹奇事的见证——这些服事总是带来丧失者得救的结果。

接着又有一些事发生了。许多人开始在自己的座位上领受神迹、释放及病得医治,根本不必排队来接受按手祷告。神开始在整个会场做工,圣灵自由的运行,甚至人们没有时间听完所有的见证。

媒体也开始注意了。“多伦多星报”、“多伦多全球邮报”及加拿大各地的报纸都加头版刊出“神迹聚会”的报导。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全球邮报”派记者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以便能具体做仔细的报导。他写了有关医治及各样的见证,最后又引用我的话做结:“我没兴趣高举辛班尼,不但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耶稣才是我们要高举的那一位。我们希望为主耶稣得人。我盼望看到无数的人得救,你们明白吗?”

而“多伦多星报”的头条标题是:“信心医病真的有效吗?”他报导了在我们聚会中得医治的四个例子。有位在奥沙瓦通用汽车工厂做事的工人得了喉癌。他报导说:“本周他在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找不到任何癌的踪影了。”

另一个是从比佛顿来的卡车司机,记者写道:“此人从不上教会,他罹患充血性心脏衰竭及轻微的肺病长达七年,后来经友人鼓励来参加医病布道会。他说:‘三天前我去看医生,医生说他找不出任何毛病。我想一定是神医好我了!’”

这些病人的医生有何感想呢?记者引述一位医生的话:“你瞧,世上发生的事比我们知道的更多啊!”

电视台也开始拍摄关于神作为的记录片。加拿大广播公司、全球电视台、多伦多的大型独立电视台,以及第九频道,都制作特别报导的节目。我们也自行拍摄聚会实况的电视节目,在“六十分钟”之后的黄金时段播出,为时一年半之久。

·         匹兹堡的黄包车

对我而言,在一九七九年离开多伦多这个大城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里似乎我得救、蒙医治,而且被神的圣灵触摸的地方。报纸媒体对事工的报导全是好的一面,但我还是允诺圣灵,要顺从他的带领而。

我知道圣灵药我盖一间教会,并设立国际性的事工团。其实,他在好几年前就告诉我了,那是一九七七年的事,我至今仍清楚记得。当时我在匹兹堡乘坐一辆大型的黄包车,和圣灵讨论到服事方面的事。他说:“这服事将会触动全世界!”

我心想:“那地点是哪里?是纽约或洛杉矶?”但是,你也知道,圣灵的带领常是人所料想不到的。

一九七八年七月,我到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替罗伊牧师证道。他告诉我他有个女儿苏珊,在密苏里州春田市的福音学院读书。那时我是个单身汉,自然竖起耳朵来听。

我毛遂自荐要和他们共度圣诞假日,而且苏珊也要回家过节。我第一次见到苏珊,主就说:“那时你的妻子!”就是那么简单,我有感动,而她也有。

但我必须确定,所以我像基甸一样,求神给我一些“记号”。我就把我的“羊毛”拿去试,结果个个都有应验。我心想:“这只是巧合?或神真的要我娶这位小姐?”

于是,我又试了最后一次,而那是相当难的一个。

一九七九年元月一日,我从加州的圣荷西飞往奥兰多。此行停留的时间很短,目的是在除夕的聚会讲道。在飞机上,我对神多:“如果她真的是我未来的妻子,请让她在看到我时,对我说:‘我为你做了一个乳酪蛋糕。’”那是我所能想到的罪难的考验。

苏珊在奥兰多机场接我,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班尼,我为你做了一个乳酪蛋糕。“

不到两周,我们就订婚了,而且在那一年稍后,我们就结婚了。

随着时日的过去,所有的征兆都指向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就是我们开展国际性事工的理想地点。于是,一九八三年,“奥兰多基督徒中心”就在成员不多的情况下成立了。如今,它每周触及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全国的电视观众。

·         他不自我膨胀

老实说,当我们开始与圣灵相交时,我并不知道圣灵要引领我的一生到何处。我只知道他是真的,而且渴望与我相交,做我的教师及向导。

我也知道圣灵绝不会高举自己,他只高举耶稣;他绝不会自我膨胀,只会归荣耀给神。

我也学到一点,圣灵不是属灵恩赐的源头,而是帮助你从父神领受恩赐的那一位。他同时也是帮助你接受圣子做为救主及生命之主的那一位。

·         圣灵的能力

连不信的人都能感受到圣灵的能力!我曾和许多人谈到他们信主的经验,好多人都告诉我:“有些事发生,是我无法解释的——我对我所做的事感到良心不安。”那正是因为圣灵有使人知罪的能力。

主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创六3)当圣灵想让你知道你需要主时,你的内心就会有“交战”。那正是人在得救之前,一站在神的面前会如此不安的原因。

圣灵真的是在见证耶稣!耶稣说:“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灵、圣灵:他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约十五26)圣灵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领人归主。

圣灵会使人知罪及使人信服。我碰过有许多人,他们在参加完布道会之后,就觉得被圣灵“追捕”。他们对自己的罪感到难过,而且心中不断地感受到一股拉力。除非他们肯藉着神的儿子与神和好,否则圣灵就不会放他们走。

圣灵会进入你心,显明圣经的真理给你看,使你能信服福音的真实。

当你将心献给主之后,圣灵仍在那里,他要帮助你为主作见证,如先知弥迦所写的:

“至于我,我藉耶和华的灵,满有力量、公平、才能,可以向雅各说明他的过犯,向以色列指出他的罪恶。”(弥三8)

圣灵会赐给你说话的能力。事实上,若无圣灵在你身上而想传神的道,是枉然的。

·         “帮助我!”

当你说:“圣灵,帮助我认识耶稣!”时,他绝不会令你失望。他永远乐意助你一臂之力。请听诗人怎么说:“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诗五十一11)紧接着他又说:“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诗五十一12)圣灵乐意这么做。

任何时候,只要你说:“帮助我!”他就会说:“我会的。”当你说:“教导我!”他会说:“好的!”当你说:“帮助我祷告。”他就会说:“我们开始吧。”

圣灵就在那里,他赐给你祝祷告的渴望,他是你渴望与圣父、圣子交谈背后的那股推动力。保罗写了以下这段强而有力的话:“所以我告诉你们,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十二3)当你由衷唱着“他是王”的诗歌时,足可证明圣灵真的就在你里面了;他藉着你向全世界传扬耶稣基督就是主!

当你承认基督的受死、埋藏与复活的那一刻,你就通过圣灵的考验了。圣经说:“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约壹四2-3)“从此我们可以认出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来。”(约壹四6)

你的得救就是圣灵的主要工作。事实上,圣灵才是引领你进入神家中的那一位。保罗写道:“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罗八14-15上半)

而以下就是你的回应:“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罗八15下半-17)

·         他领养你

当圣灵看着你时,他看到的是一位孤儿。于是他说:“我会领养你。”圣灵是你的父,为什么?因为他是圣父的灵。你记得达提•兰玻著名的诗歌“圣父,欢迎你降临”吗?她受感动写下:“慈悲怜悯的天父,全能的上帝。”而那正是圣灵的本质。

没有圣灵,人无法来到父的跟前。保罗说:“因为我们两下藉着他(基督)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弗二18)藉着耶稣基督,犹太人和外邦人被圣灵所感,才得以进到父面前。

但最令人振奋的一点是:圣经提到,所赐给我们的圣灵乃是我们得永生的凭据:“既然信他(基督),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弗一13-14)

这是毫无疑问的,圣灵预备你迎接天国的生活。若你确信他住在你里面,你就不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重生了,也不要怀疑你是不是有永生。

让我用这个比喻来说明:有一天上午你进一家商店,挑了一些衣服和一双鞋子,结果钱不够,于是你就走到柜台,为商品付了订金。你说:“我下周来拿。”你的名字就在账单上,于是你就拿收据回家了。到了下周,你就来拿所买的东西了。

那正是耶稣来,并赐给你圣灵时所做的。惟一的差别是:他在加略山上已会了全部的代价。他说:“我为你的生命付了代价,但我也付了订金,以保证那是我的。”他派圣灵来,若你有了他,你就朝荣耀的天路前进了。

当主再来时,他要来接你回天家。这是值得欢呼的事。你是主重价买来的,那正是你可以正眼对邪恶的撒但说:“别碰我,我是属主的!”的原因。别怕宣告神的话语,把撒但踢出去,它就会离开你逃跑了。

你有圣灵,那是你随永生基业的保证!为什么要以他为保证呢?保罗说:“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加三13)接着他又写下这个奇妙的真理:他救我们是为了“叫亚伯拉罕的福,因基督耶稣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因信得着若所应许的圣灵”(加三14)。

因着基督成了被咒诅的人,人才得着神所应许赐下的圣灵。

·         你需要一些帮助

从你接受耶稣为救主的那一刻起,圣灵就把顺服神及活出基督徒生活的心志和能力赐给你。所以离了他,你是不能做什么的。

使徒彼得说:“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心,以致爱弟兄没有虚假,就当从心里彼此切实相爱。”(彼前一22)

人失败是因为自恃己力,连基督徒也会如此。你永远无法“靠自己”来顺服神,例如,想想看有多少次你说要好好祷告,却没有做到?或要读经而忘了读?原因何在?因为你是靠自己。靠血气行事,必连连失败。

主会赐力量及生命给你,但圣灵也要赐给你同样重要的东西,就是安息。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耶和华的灵使他们得安息,仿佛牲畜下到山谷;照样,你也引导你的百姓,要建立荣耀的名。”(赛六十三14)

我在开始传福音之后不久,遇到大卫•杜普雷西先生。他因为把圣灵介绍给全世界的宗教领袖,而有“五旬节先生”之称。在世人还不知道“灵恩”二字的意义时,他就已经是一个灵恩的信徒了。

我是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布罗克维尔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与这位有恩膏的人走在同一条走廊。当时,我鼓足勇气拦住他,问了一个问题。我紧张兮兮地问他:“杜普雷西先生,我要怎样才能真正的讨神喜悦?”

这位如今已安息主怀的老先生,当时就停下来,把公事包放下,用手顶着我的胸前,把我往墙壁推去。我一点也没料到这位老牧师会来这招;我只不过是说了那么一句话,他就好像要把我钉在墙上似的。接着,他说出了我永远忘不了的两个字。他说:“别试!”然后,拎起他的小公事包,迳自走向大厅了。

我赶紧追赶上去问:“杜普雷西先生,我不懂。”

他平静的转过身来,说:“年轻人,那不是你能力所及的事,而是靠他的能力才行。”然后他说:“晚安!”就走进他的房里去了。

当我进自己的房间时,我仍然感到困惑。我躺在床上,回想他所说的话:“那不是你能力所及的事,而是靠他的能力才行。”

那一刻我几乎不知道要祷告什么,但圣灵开始向我解明这些话。我怎样能讨神喜悦?藉着降服!而不是藉着尝试。就像五旬节先生所说的,圣灵会做那工作,不是我的力量,而是他的。否则,我就会夸耀自己了!

·         神的触摸

当你面对面见到耶稣时,你不会说:“主,看看我漂亮的成绩吧。”而会说:“主,看看你为我这个可怜人所做的。”开始练习吧。张开双手说:“永生神的灵,我今天要为主耶稣而活,我将我的心思、情感、意志、聪明、嘴巴、耳朵、眼睛都交给你,请为神的荣耀使用它们吧。”

每天当我醒来做这样的祷告时,恩膏就像汪洋大浪般漫溢我。当我完全降服时,神就开始藉着我的服事,涌流出他的能力来,这是无法靠其他方法做到的。

我常感到好奇,为何圣灵常在聚会中引导我为人得医治祷告?我也常在想为何在每次的事奉中,都有那么多人在圣灵的大能下仆倒?然而,当我观察聚会的结果时,我发现圣灵每一次的彰显只有一个目的:把人领到救主面前。

由此可见神是活着的,他至今仍在人们的生命中“动工”。我看过无数的人在圣灵的大能下仆倒,我相信他们感受到的只是神大能的轻轻触碰而已,但这却显示出万军之主的威力,人们也因此被吸引到救主面前。

得着医治或“在圣灵里仆倒”都不是进天国的先决条件。天国只有一个门——主基督。别忘记圣灵在世上的目的:他既是圣父的灵,也是圣子的灵,他要带领人承认基督是主。

当我开始服事时,我始终对圣灵的大能感到惊奇。圣灵很温柔,却极有能力。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赛四十7)

·         圣灵不是软弱无能的。

身为初信者兼刚做牧师的人,我常常站在后面看主工作。我知道不是我能得人,而是神在掌权,以及圣灵在运行。我只有在旁边目瞪口呆的份。

但我想我一生中没有比一九七五年四月的那个主日晚上更震惊的了。当我站在多伦多西边一所五旬节小教会的讲台上时,我看到自己的爸妈从大门口走进来。

那一刻我的心脏似乎停止跳动了,我可以感觉到额头在冒汗。我做过最糟的噩梦也比不上这个。我吓坏了,讶异得笑不出来,也震惊得哭不出来,总之是哭笑不得。

·         他们会怎么想?

我传道已经有五个月了,但我父母一点也不知情。我不必公开这个消息,家里因为我信主而产生的紧张对峙就已经够严重了。他们是看到牧师在报纸上登的广告,才走进那间小教会的。

我根本不敢朝他们的方向看。但是,当我一开口讲道,圣灵的恩膏充满在那栋建筑物中。它来势汹汹,锐不可挡,以致我口中的话语像流水般源源不绝的涌出来。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在听圣灵的指示而说话。

当我讲完道,圣灵感动我服事需要医治的人。我心想:“爸妈对这一切会怎么想?”后来他们就站起来,从后门离开了。

聚会完,我对吉姆说:“你一定要为我祷告!”吉姆那天晚上和我一起站在讲台上,他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我甚至想整晚待在他家,好避开免不了的冲突。

但最后我还是上了自己的车,在多伦多的大街小巷绕来绕去。我心想:“半夜回家时,两老一定睡了。”所以当我把车子静悄悄的停在门前,把引擎关掉时,正好是凌晨两点。

我踮着脚尖走路,慢慢的把前门打开。但一开门,我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我的爸妈就坐在沙发上!

我看到他们走进教会时,就已经不知所措了,这下更糟了,我的膝盖开始发抖,想找个地方赶快坐下。

我父亲先开口,但我却听傻了。

他温和的说:“儿子,我们怎样才能跟你一样?”

我有没有听错?这是对我信主一事大发雷霆的同一个人吗?这是严禁有人在家中提起耶稣之名的那个父亲吗?

他说“我们真的想知道,告诉我们怎样才能拥有你所拥有的。”

我看着我亲爱的母亲,她的泪水开始滑落在她美丽的脸颊上。当时我真是承载不了那么大的喜乐,竟开始哭了起来。于是,在那个难忘的夜晚,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打开圣经,带领我父母认识主耶稣基督的救恩。

我父亲说:“班尼,你知道是什么使我信服吗?”他告诉我,当我开始讲道时,他转身对我母亲说:“那不是儿子,你儿子是不会像这样子讲话的!可见他的神一定是真的。”他不知道我口吃的毛病早已得医治了。

我父母的信主,使主得以——带领家里的其他成员信主。亨利得救了,小弟麦克重生了,接着克里斯也信主了。若你听过“全家得救”,这就是了!

辛氏一家全变了,他们过着在地若天的生活。但那改变不是暂时的,而是圣灵持久的工作。今日,克里斯、威利、亨利、山姆和麦克都完全投入事奉。玛莉及玫瑰也委身给主,过着为主而活的生活;至于班尼,你们都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         按部就班来

诚如圣灵触摸了我,也吸引我的父母归主一样,他也希望你能如此,圣灵最大的工作不是领你在地上过着类似天堂的生活,虽然那可能发生,但他的目的是要使人知罪及领人归主。

当你读本书时,也许你会说:“那正是为我写的,我想要与圣灵有美好的个人关系!”但你预备好了吗?圣灵在那天晚上进入我房间所发生的事,并不是第一步,而是更早一些就开始了。你必须按部就班地来。

首先,朋友,若你从未请基督进入你心,现在就是时候了。这是最重要的一步!现在请说:“耶稣,我承认我是个罪人,我相信你是神的儿子,你为我在十架上流出宝血。求你赦免我的罪,洗净我一切的不义。我感谢你现在拯救了我。奉耶稣的名,阿门。”

若这是你由衷的祷告,那么你就可以开始过在圣灵里的新生活了。当你每天祷告、读经、把神的爱告诉别人时,将会感受到神奇妙的引导。

我的结论是:我现在完全依靠圣灵。他是我的一切,他也是你的一切。耶稣应许圣灵要来,神差派他来,为的是使人得知识、能力,并与圣灵团契、相交,他要膏抹你,帮助你,向你吹气,安慰你,赐你安息,带领及引导你,并帮助你祷告等等,他所要做的事不胜枚举!

圣灵正等待与你展开一种关系,那关系将永远改变你的一生。但你邀不邀请他,决定权在于你。

明天,当旭日东升时,圣灵将很渴望听到你说:“早安,圣灵!”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All Premium Themes Online. | Thanks to Top Bank Free Premium WordPress Themes, wordpress themes 2012 and